1. 首页 > 恋爱情感

从心理学看,为什么“允许讨论自杀”对大众更有意义?

题主您好 ????‍♀️见字如面????‍♀️

很感恩在阴雨绵绵的夏季看到如此有意义的问题,并发表我的看法和意见,如若回答不够完全,还请见谅。
 
热搜是 :海很漂亮的人反而跳下去了

⬇️首先对这个命题的第一感觉 就是跳下去的人并不是因为海漂亮而跳下去,而是因为他本来想自杀,这个海又很美,自然而然的成了他的归属地。

所以他的自杀和这片海没有直接关系,决定自杀的这个人可能不在这片海死也会在别的地方死,都一样的。
 
⬇️我们再来讨论一下各种各样的评论:

这种热搜有什么意义 、我不喜欢这个主题、这个热搜会教唆人自杀等等谩骂声音……
 
所以,千人千面。

⬇️我看到这个新闻,第一反应就是风景固然美丽,但更要注意自身安全。

有些人比较能带节奏,带到了一个敏感点,比如“自杀”,于是又有人在下面跟风,“教唆自杀” “悲观生活” “误导大众”等一系列指责谩骂
 
其实大可不必。

拜托,你喜不喜欢有什么关系?

你不喜欢被太阳照,太阳就不会升起了吗?

教唆人?

我天性活泼开朗,会因为这一条新闻想去自杀吗?用脚指头想想都不会的。

⬇️对于我,面对“自杀”这个词。我第一反应是感觉到深深的悲哀,一股熟悉的寒意从脚底蔓延向上。

不错,我个人在自杀的边缘徘徊过,可能一念之差,这就是一封来自阴间的回答了。
 
????‍♀️和您简单分享一下我的经历????‍♀️

当时处于产后抑郁,情况比较严重。前夫一个周回来一次,平时都是我和婆婆单独住在一起,照顾宝贝。那是周日凌晨3 4点,能依稀看到远方地面的一些亮光,可太阳就好像耍脾气那样迟迟不肯升起来,哭了好久,再也睡不着,我给宝宝捏了捏被角,顺着床沿坐了起来。

双人床,突然增加了他的身躯,挤得肝脏仿佛攥在了一起。用手揉揉发胀的眼睛,原来眼泪还在往外流啊。

明天他又要走了,昨天一天都不在家,晚上好不容易有时间说会话,他的手就完全离不开手机,不是抖音就是游戏,声音就没有断过。

第二天他肯定又要睡到11点 ,吃个早午饭就走,到时候婆婆在,怎么会有时间聊一下呢?我壮起了胆子,用手指拉扯他的手臂:“喂,醒醒,别睡了,起来说会话。”

“说什么说啊”,

他揉了揉眼,随手拿出压在枕头底下的手机。

“才4:12,你有病啊,还不到5点,赶快睡觉,别发神经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明天?明天,你哪有时间?”

“没有时间就下次回来再说,哪那么矫情....”

还没等说完,呼噜声一波又来一波传入耳中。

我紧紧的盯着他拿出来忘了放回枕头下的手机,这个手机到底藏着多少秘密呢?

我偷偷拿来,试图解开。解不开锁,可是却看到“小恩爱”发来的一条系统提示信息,解锁是怎么都解不开了.....呵呵,小恩爱,果然又换密码了。
 
我痛苦的咒骂着:“你给我起来,你和谁玩小恩爱呢?你密码怎么又换了?你在防谁呢?你天天换密码有意思?啊?有意思?”
 
他捂着耳朵,抱着棉被走出房门,“我不愿意和你叨叨,大晚上不睡觉,像个泼妇一样骂街,完全就是个神经病。”他一边咒骂,一边在客厅睡了起来…
 
我就那样呆呆坐在窗前,双手死命的揪着头发,好像只有头皮发麻才会感受好一点。我一巴掌一巴掌扇着我自己的脸,好像只有这样,才能纾解我心中的愤懑与难过。

一巴掌揍你自己傻逼,一巴掌揍你无能,一巴掌揍你活该,活该,对,你自己该死,你本身就是废物,既然活着这么难受,为什么要活着呢?
 
看着落地窗下面的水泥地,那么近又那么远,我轻轻的走到床边,脸仅仅的压在玻璃上,直到脸变形也不觉得疼痛。

痴痴看了几分钟,转头看见了孩子熟睡的脸庞,刚刚翻涌着的波涛情绪瞬间下去了一大半,再低头摸摸孩子的脸,仿佛所有难过都有了一个出口,虽然疼痛,却已不再是密密麻麻,完全在可忍受范围之内。

再等等,死也要等孩子长大再死,现在死未免太便宜了某些人,也太让父母伤心。
 
就这样我活了下来,直到如今。
 
⬇️我猜,我当时就算在那很漂亮的海边,我也不会跳下去,因为我没有决定要死,因为这个世界上仍然有我深深爱着的事物,痛苦虽深,快乐也不少。

有时候看到的果未必就是你以为的因。
 
(一)第一个问题:
 
那么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为什么说“允许讨论自杀”对大众更有意义?
 
个人看法,难免偏颇,还请见谅。
 
因为越不知道,越要拿出来谈,越要放到台面上谈。这件事本身就是一个消极结果,我们越搪塞,好像更给他遮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神秘吗?因为未知所以神秘?

迷人吗?因为神秘所以迷人?

可试吗?如果我们对这个事情如果没有一个很正面的看见,那很多青少年包括价值观 或辨别能力不清楚的人 就
会去一试,待他们想拿这个事情的体后感来装逼,恐怕再也没有机会了。
 
所以要拿出来说,有什么不可说的呢?性都可以?自杀为何不可以?

 (二)第二个问题

“自杀”像是一个消极的、带有不良诱导的话题,我们是该避而不谈,还是正视?

题主用了一个“像”,很好。它只是像,像所有事物一样,他都是有两面性的。

手机让我们联系更方便,却也造成了近视,让我们沉迷手机游戏。
 
“某音”让我们才艺得以展示,带动了偏远地区特产的销售,同时色情低下不健康内容也让青少年沉溺其中,无法正常交流和学习。
 
”自杀”让我们望而生畏,却让我们知道了那些工具用起来要特别小心:哪些安眠药,哪些农药的合理计量是多少,同时也更能让我们知道自杀的人在经历了什么,他的心理历程,可以拿出来让更多人看到,纾解别人,帮助别人走出怪圈。
 
所以不是不谈,而是正谈,正正确确,大大方方的谈。
 
(三)第三个问题

另外对于想要自杀的想法/意念,我们又该如何对自我进行这类风险管理?
 
风险管理?

A 政府,国家

政府国家重视这个。大家的生活水平提高,越来越重视情感上的需求,所以这个话题完全可以被重视,做电视访谈,请心理专家,请人现身说法,普法栏目剧演一演,自杀后果谈一谈,幸福生活想一想,效果会不会好一点呢?
 
B 情侣,家庭

注重情绪管理,莫让情绪做了主人,有事多沟通,莫极端,莫在别人的伤口上再用刀子剜几下,那真的太狠了。

亲密关系的存在意义是为了开心,而不是让你更有伤害我的机会与权利。
 
C 个人

提高 耐挫 抗挫 抗压能力。想想最差都是死,你还害怕什么呢?

脸到地上摔个稀巴烂你都不用塑料袋接着;

口吐白沫四肢发颤口水直流你也没有形象;

安眠药一吃,别人睡你的床,吃你的饭,用你的人,开心吗?
 
活着,没那么简单,也没那么难。
 
世界和我爱着你
题主你好呀~

这个问题很有讨论的价值,也勾起了我许多回忆。

在回答前我特意去看了看“觉得这个海很漂亮的人反而跳下去了”这个热搜,看到了这样一段话“因为他们觉得跟他们人生中的痛苦相比,洁白的浪花和蔚蓝的海水的确很美。”这时我脑海里闪过的是生本能与死本能,每个人都有两种力量,一个是生的力量,一个是死的力量,生的力量会大于死的力量。而海洋本就是一个孕育生命的地方~

并不具备太多心理学专业知识的我,想以自杀未遂者以及参与自杀干预者的身份,来谈谈自己的看法。

对于自杀话题的讨论,我很赞同文博老师的观点“自杀既需要被讨论,又不能被讨论”自杀本就是人遇到自己无法解决的痛苦,从而想要通过这样的方式摆脱困境,选择自杀的人是在求救:我救不了自己,请你拉我一把。若此时选择不讨论自杀,那将会把最后的出口堵死,让想要自杀的人坠入更黑暗的深渊。

作为一名18岁曾多次自杀未遂的女生,我想象不到如果自杀完全不能被讨论,那我将何去何从,现在又是否还能在此写下这篇回答。讨论自杀,是结束生命前最后的挣扎。同时我也参与过多次自杀干预,大多是在讨论自杀时发现的,如果不允许讨论自杀,这些人还有多大的几率能够活下来。刚好我今年做过一个调研,调研对象为当代大学生,共收集了126份有效问卷,其中有一题是:您有过自杀念头吗?其中52.38%的学生表示曾经有过自杀念头,这个数据尚未知是否有人隐瞒。显而易见的是,无论讨论与否很多人都或多或少的产生过自杀念头。

于此同时,讨论自杀需要有一定的分寸,我们可以讨论自杀的想法,背后的故事。但不能讨论自杀的方法,讨论具体的自杀方法会成为自杀的契机,让想要自杀的人去效仿。以我个人的感受来说,当产生自杀念头时,讨论自杀的想法能一定程度的释放当下痛苦的感受,若讨论的是具体的实施方法,会让我想去尝试。允许讨论自杀的想法,不允许讨论自杀的具体方法,将想法和行为区分开。

对于如何对自己进行这类的风险管理这个问题,个人认为如果仅是自杀念头,尝试觉察一下这个想法在告诉自己什么。觉察到以后思考一下这个问题是否有其他更好处理的方式,如果没有可以问问周围的朋友,若还是觉得无法解决可以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若已经开始计划要如何实施自杀,告知身边能够第一时间阻止你的人,并求助专业人士,请不要自己一个人承担这些。

世界和我爱着你❤️
我是傻虎虎的小星晴~

您好,给您一个温暖的抱抱,我是菲尔,

十分感恩您提出的问题。


自杀对于我们和这个社会来说,一直是一个十分隐晦的问题,

尽管它似乎时常出现在我们的身边或者是荧幕上,

很多时候,受制于我国传统思想以及周围人群环境带来的影响的角度考虑,

我们很容易认为自杀是一件不好的事情,是一个不值得尊敬的事情,

也是一个不值得被理解的事情,谈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自杀是对自己和对社会的不负责任。

好好的一条命,为什么不知道珍惜,说自杀就自杀,明明可以更好的活着,

或者是觉得好死不如赖活着,这样诸如此类的想法。


实际上这其实体现了我们国家对于死亡教育存在一定的匮乏。

人们对于死亡充满了焦虑,充满了未知,并不完全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以至于我们在面对和死亡有关的事情的时候,很容易出现比较极端的偏差,

要么觉得死亡是一件非常棒的事情,想快乐地去奔赴死亡,

要么就觉得死亡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想尽一切办法让自己长生不老。


而严格来说,其实我们可以把自杀分为三种情况:

  • 一类是生活遭遇了重大挫折,比如非常严重的心理疾病,比如无法治愈的身体疾病,

比如生活中的严重滑铁卢,自己真的丧失了对生活的希望,真的不想活下去了。

  • 而第二类是明明有转机,但是自己陷入了自我的僵局,内心陷入了绝望,

但生活上其实还没有,以这样的方式引起周围的人或者是在意的人的注意,

希望能有人拉自己一把,让自己彻底惊醒而通过这样的方式去提醒自己或者是周围的人。

而第二种本质上是他不想死,第一种的本质则是我们所谓经常提到的一句话,

真的想死的人,他不会给你机会去救他的。


但是随着互联网技术的普及,以及直播等平台各种工作和活动的普及,

实际上还出现了第三种让我们觉得十分尴尬的情况,

就是为了博眼球,博关注而故意去做这些行为,

以至于最后连自己的命都搭了进去还觉得自己没有错。


【为什么说“允许讨论自杀”对大众更有意义?】

而我认为给大家适当的环境去讨论自杀这件事情是有必要的,

因为死亡本就是我们不可避免的一件事情,不论我们是如何的死法,

在各种各样非正常死亡的事情中,最能带给我们思考的其实是自杀,而不是他杀,

他杀对大众来说产生的是一种不信任和对社会和安全感的焦虑以及感叹,

而自杀是最能够让我们体会到死亡这件事情带给我们的冲击的,

他能够让我们更加的去学会换位思考,知道很多人并不是真的是我们想的那样,

比如之前可能一直认为自杀的人就是怂,就是胆小就是不愿意面对,

但是可能在一些人眼中自杀偏偏真的是他最好的归宿和最好的处理办法。


但是对于一个带着强烈的负面情绪或者是强烈的自杀想法的人来说,

其实并不一定是讨论自杀会刺激到对方,加重对方这样的行为,

而是生活中任何一个哪怕我们看起来稀疏平常的微小细节,

都很有可能造成刺激,变成压死对方的最后一根稻草。

反倒是如果我们明面上把这些东西拿出来讨论,可能在一些人眼中会觉得自己被重视了。

大家看到了自己的需求和想法,愿意去摊开来面对这些苦楚,反而有可能会导致自杀率的降低。


“自杀”像是一个消极的、带有不良诱导的话题,我们是该避而不谈,还是正视?

其实自杀这个话题本身是并不具备积极的或者是消极的引导的,

而不是说看到他是和生命有关,或者是结束自己的生命,就下意识地判断它是一件消极的事情,

真正带有消极和不良诱导的话题,是那些诱导自杀的人,以及试图宣扬用自杀解决方式的人,

以及明知道对方有这样的想法,还对对方进行人身攻击,辱骂甚至是歧视的行为。


【对于想要自杀的想法,又该如何对自我进行风险管理?】

1.觉察自己是否有这样的意识:

首先就是要明确的能够意识到自己是否此时此刻产生了强烈的自杀的想法,

还是说仅仅是自残痛一下流点儿血,让自己清醒或者是刺激一下就够了,

这两个是一个很大的区别。

因为一个是带着想死,不管我受多大伤害的想法,

而另一个是不管受到了多大的伤害,我都不想死。

也许这句话可能有点绕口。


2.做出对应的危机干预行为:

当自己或者是周围人真的意识到存在这样一种强烈的自杀的想法的时候,

第一反应首先当然是要阻止这样的行为,但是并不是用极端的方式,

比如说给那个人关起来,或者是很严厉的去直接戳着对方的额头去骂他。

而是说要小心他偷偷摸摸的,或者是身边带着什么尖锐的物品,

以趁我们自己不注意的时候去进行这样的行为,

阻挠自杀并不是一件坏事,但是如果因此反而让对方陷入更加焦虑,

并且促进了这样的行为,就得不偿失了。


3.寻找事情的原因,针对性的解决:

最后的才是我们需要思考的关键问题:为什么想要自杀?

是因为和人闹别扭了,还是太痛苦了,活不下去了,

还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思想和行为,忽然之间就很想这样。

找到那个让自己或者是他人产生这个想法的根本原因,

然后去针对性的一点一点的去把他问题剖析出来、挖出来解决。


最后,送给所有还处在痛苦中的人一段话:

“你知晓了痛苦与悲伤,我将回归你的内心,

成为你的泪水,你的愤怒,你为世界而战的力量。”


以上是我的观点,

希望我的回答可以帮到您♪(・ω・)ノ


亲爱的题主好!抱抱你!

感谢邀请,十分感激,感恩!

???? 我是轻舍,感恩遇见,从题主的留言里,感受到题主能够在从社会的角度考虑自杀的问题,体现出我们有较大的格局和站位。
为题主点赞!

????
先来梳理分析一下题主描述的困惑:

不知我们在热搜上看到关于自杀的话题讨论,担心关于这个话题的讨论,会引诱自杀倾向者,更容易发生自杀行为。纠结于这个话题是否值得去讨论。

????
1、那么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为什么说“允许讨论自杀”对大众更有意义?

自杀倾向的患者,常常怀有严重的心理问题。包括抑郁症,重度抑郁症等等。

这一类的心理问题很难靠自我疗愈。
甚至通过心理咨询师的咨询都很难帮助他走出这种困境。

自杀倾向的人需要社会的温暖和温度。我们想一下自杀的人,他是想要告别这个社会。那必然是对身边的人充满了恐惧,怨恨等一系列负面情绪。那如果我们身边的人不再对他适应温暖和温度的话,那么很可能导致他采取自杀行为。

允许讨论自杀,是希望我们正常的人能够体会得到自杀倾向者他内心的矛盾和痛苦。不要觉得他只是心理承受能力差。他那种绝望是我们正常人很难体会到的。希望我们伸出援助和同情的手,帮助他走出这个困境。


2、“自杀”像是一个消极的、带有不良诱导的话题,我们是该避而不谈,还是正视?

自杀确实是一个不好的话题,但就像那种艾滋病一样,新冠肺炎一样。他们都是不好的话题。避而不谈,那他们就不存在了吗?显然不是这样的。

问题既然发生,我们就要去解决。办法总比困难多。

特别是我们如何应对这种负面的东西。如果我们掌握一套系统的方法,能够有效的防止自杀事件发生。那么我们是不是就不会对他产生恐惧了呢?

如果我们把头插到沙子里面去了,当做视而不见。那么该发生的问题依然会每天在上演。

就像我们一心理平台,就专门做了一个自杀危机干预。并建立了一定的群组。鼓励有这方面倾向的人一起温暖加油!这就是温暖的力量。

3、另外对于想要自杀的想法/意念,我们又该如何对自我进行这类风险管理?(及时察觉,自我疏导?)

可以尝试用积极心理学的办法提高个人面对挫折的韧性。当我遇到挫折的时候,很多时候是突破了心理承受能力。比如我们要举的东西过重,我们力量无法支撑起来。就会压垮。就会崩溃。

所以锤炼我们的韧性很重要。他需要我们培养一个积极的心理。我们要始终相信未来一定是美好的,挫折只是短暂的。有这样的信念,那么我们就可以在每个挫折当中度有效的度过过来。

每战胜一个挫折就给增强一层的自我效能感。自我效能感不断叠加,就有相当于自己的肌肉骨骼一样。也更有力量去面对更大的困难。如果困难没有如期而至,那么我们会生活得很开心。即使困难来了,我们也不惧怕。


❤️ 以上,希望对题主有所启发,相信能有题主这样的朋友是件幸福之事,祝福题主健康幸福快乐!


我是轻舍,世界和我爱着你!

你好,我是Ra来回答你的问题:
当自杀的话题,被大家晦忌莫生的时候,自杀的现象会更多地发生。
这就好像关于性的话题:当大人们都觉得性是不好的东西,不愿意去跟自己已渐渐成熟的子女去普及相关知识时,会发生什么?
尤其是青春期的孩子,他们太好奇了,为了一尝这个滋味,发生了许多伤害的行为。同样的道理,当死亡的话题,也不容被允许提及,很多道理都不懂的人(也包括心智发展不成熟的成人),他们也会做出同样的行为。

但是,都是会有诱发原因的,比如性,一定是有性冲动这个前提,大多数了解它的人,哪怕冲动了,他们的超我会抑制行为和想法的发生;死亡,是人的一种本能,它和生本能类似,就像是海水与火焰的关系但死亡内在的力量感更强,爆发力和毁灭力更大,也许是工作上受打击了,也许是情感上不顺利了,杀人和自杀都是它的表现。
去讨论关于死亡的种种现象,包括对家庭的伤害,自己的伤害,以及留下终生遗憾的痛时,就好像把猛禽关进牢笼,多一份安全的保障。

平时,多增加正能量的行为和思想,热爱生活,积极主动地帮助别人,找到自我价值高存在感,就是在跟“死亡”的力量对抗,让“生”本能强大,去抵御这种负向力量。

允不允许讨论,“自杀”每天都在发生着,也被讨论着。所以,“不允许”其实是掩耳盗铃。从事心理咨询工作多年,一个深刻的体会是,回避问题才是最大的问题。

当然,也能理解为何一部分人回避讨论自杀,因为“自杀”的确是一个有些沉重的话题,所以,面对它并不容易。所以,关键的问题是“我们应该如何讨论自杀?”

1.允许讨论自杀对大众更有意义。
在咨询工作中,有不止一个来访者提到,“我后来才知道,我那段时间是抑郁了。要是早点知道,及时寻求专业的帮助,或许当时的结果没有那么糟糕。”
从我自身的经历来看,也有类似的体会。在大学时期(上世纪90年代)我时常感到很郁闷,做事没有动力,沉迷于游戏,偶尔也有过自杀的想法。当我第一次接触到了一本心理学书籍时,我感慨万千:“要是我早点学习一些心理学知识,或许人生的轨迹会有很大的不同。”
看清问题是解决问题的重要前提,科学的讨论自杀,普及心理学知识,可以让更多在“自杀”边缘徘徊的人得到专业的帮助。

2.“觉得这个海很漂亮的人反而跳下去了。”这句话是非常含糊的,潜在的意思是“看海漂亮”导致了“自杀”。这样的含糊语言,容易造成误导。如果我们静下心来体会一下,就会发现“更多的人,看海漂亮时,是心情变好,更加热爱生活了。”另外,这句话渲染的一种氛围是,自杀是一件很容易发生的事。我们的生活经验显然不支持这一点。

1、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为什么说允许讨论自杀对大众更有意义?

 

【让自杀这个话题从潜意识上浮到意识领域,可以增加我们对它的可视度和掌控感】

 

长期以来自杀,都是一个人们尽量避而不谈的话题,甚至我们的互联网会把我们聊天,文章中这两个字屏蔽掉,我们不得不用拼音字母来指代这个词。这是因为我们潜意识对死亡是有恐惧的,人类普遍有的死亡焦虑让我们担心当自杀的话题普遍化之后,会让自杀行为变得正常化,诱发更多的自杀行为。

 

死亡自杀等话题被我们的意识所排斥,有很多相关的情绪和不良认知被压抑在我们的潜意识之内。如果我们能够把压抑到潜意识之内的和自杀死亡相关的话题,透明化并上浮到意识之中。当它们得以被我们看见,被公开化的讨论和交流,就相当于是阳光照进了阴暗的影子,我们就对它有了掌控,把握,计划,预防的能力。

 

【自杀行为诉说着个体对生命意义的丧失】

 

社会学家涂尔干将自杀归结为利己主义自杀行为(抑郁症多为这类,感觉生不如死。)、利他主义自杀行为(如过去主人死了,仆人要孝忠自杀)、失常自杀(巨大创伤事件,如地震,疫情等等。)和宿命型自杀(通常和宗教有关)4种类型。

 

现代社会,利己主义与失常自杀占绝大多数--这是我们今天要讨论的主要对象。

 

极度的痛苦会导致个体产生生命的无意义感,自杀者是要通过自杀来结束痛苦,而非生命本身。

 

【允许讨论自杀,相当于允许讨论痛苦和生命的意义,从而获得拯救生命的机会。】

 

自杀的前导因素是痛苦,深层内涵是对生命意义的丧失感,是先有的对生命无意义感才会有的自杀。如果我们可以进行公开化的讨论,无论是针对当今比较普遍的青少年的抑郁症状抑或是有严重的心理问题,甚至精神疾病的成人,相当于我们给了这部分群体,一个可以倾诉的出口,一个把自杀这一通常被认为难以启齿的,很特殊性,很个人化的问题,祛羞耻感,祛罪恶感并且得以普遍化的“平台”。

 

在这个”平台”上,讨论种种心理问题甚至精神疾病的来源,就可以让社会上更多的人,更多的父母,更多的老师,更多的同侪,朋友,邻居,甚至陌生人。能够更广泛和深入的,理解到他们的心理状况,从而促成社会环境因素方面的改变降低自杀的机会。

 

在这个”平台”上,有自杀意愿的个体,也会由于看到了这么多人都像自己一样在为生命的意义,在为生活中的痛苦和烦恼而抗争着,而挣扎着。他们就会感到不是自己一个人在战斗就有了一种集体的归属感,互相扶持的能量和共同复生的愿望。以就事论事的情绪谈论自杀本身就会为他们提供一种倾诉的途径,倾诉就可以帮助消解心中的消极情绪。

 

在这个“平台”上,自杀意愿者谈论自杀话题,可以帮助周围的亲朋好友注意到他的自杀的信号和征兆。以便周围的人及时帮助他摆脱死亡的诱惑。据统计,大概有80%甚至95%以上的自杀未遂者会后悔他们的自杀行为。

 

我个人认识一位女士,她曾三次自杀,均未成功,第三次自杀后,忽然心胸打开,再也不想自杀了,并且庆幸自己没有自杀成功,所以如果可以有一种干预机制把本来潜意识不想死的那部分人群拉回正常的社会生活,这个世界将减少多少人间悲剧。

 

【如何进行自杀的自我风险管理】

 

很多人可能觉得只有少部分的人会有自杀的意愿,自杀跟我没什么关系,所以不会去想这些问题,但是据统计70%的人在一生中都会有一次到多次的想要自杀的念头。这可能跟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派所提出的死本能相关。当我们的生命在某一个时刻感觉到死本能大于爱本能和生本能的时候,死本能占了上风,我们就会晕头晕脑的,突然有想要消灭自己的冲动。

 

这是漫长的生命演化的结果:人最终是受情绪驱赶的动物,所以我们必须要及时觉察到自己的情绪,让情绪得以流动,而不是堵在那里没有出口。

 

1.     要了解到绝大部分的尝试自杀的人都会后悔,从理性层面建立起预防自杀的第一道自我屏障。

 

2.     建立起自我觉察的意识,一旦有灰色的想要去死的念头,在头脑中升起的时候,立刻启动自我觉察的机制。问自己最近发生了什么,这个可怕的幻想是真的吗?我死了就能够解决问题了吗?我死了就能改变那个不爱我的人的看法了吗?。。。

 

3.     选择大于努力:寻求专业咨询的意识,而不是自己默默消化。


4.   学习起来,多阅读,去上课,各种好课,心理学,哲学,社会学,儿童读物也行。通过阅读接触到更大的世界。

 

5.     发掘艺术方面的爱好,用歌唱,舞蹈,绘画等形式进行自我疗愈和自我预防。当代著名日本画家草间弥生患有神经分裂症,无数次的想要自杀,绘画拯救了她。

 

6.     运动是消散抑郁情绪的很好的方法,平时要多加以运动。

 

7.     善于自我赋能,到大自然中去散步呼吸,看那些美丽的树和花儿,看那些律动的云朵和流水,以及森林中的丰富的负离子,会让我们心情舒畅。

 

8.     建立良好的社会关系网络,有三五个知己,一二闺蜜,还有外围亲戚朋友能够支持自己。

 

【常见问题Q&A】

 

1)有自杀意念者看到相关讨论是否会对其有负面刺激?

 

比起来讨论什么,更重要的是怎样讨论这个事儿,如果讨论的方向是态度端正的,能量向生的,明朗的,善意的,不是打压的,恶意的,羞辱的,诱惑的,那么不但不会对想自杀者进行负面刺激,反而会给了他看见自己生命的机会。

 

2)“自杀像是一个消极的、带有不良诱导的话题,我们是该避而不谈,还是正视?

 

勇于面对这个集体潜意识,对每个个体也是一种拯救,避而不谈更有一种禁忌效应,神秘化会让它更不可测,不可控,导致不可知(如有非法组织在暗网诱导青少年的自杀)




1、从潜意识的工作原理来说,潜意识听不懂否定词,就像我们没有人能办到“不要想一只粉红色大象”的头脑指令。回避和否定问题的存在是另外一种强化。
2、对自杀本身的一个讨论,特别是对自杀计划和详细细节的讨论,是对自杀行为和动力的象征化表现。一次完整的关于自杀的讨论,从潜意识的角度来说,相当于讨论者已经完成了一次“自杀行为”。
3、自杀背后动力的关注。有一部分人产生自杀,可能是没有办法和他人建立连接关系,没有被看见被关注,而讨论自杀的话题,可以让这样一部分人参与其中,找到共同体,彼此看见,从而消退自杀的想法。
4、就自杀的讨论,可能让想要自杀者找到。有类似想法和类似念头的共同体,同时也可能会找到。因为果类似念头人群的参与从中获得经验和理解,从而走出自杀的阴霾。
5、当自杀这个行为得到一个广泛的讨论之后,很有可能形成相应的应对措施和应对体系,以及应对人群,从而引起重视。同时让人们更加了解自杀可能产生的人群及环境,达到预防的效果。

楼主你好,你提的问题真的非常有意思,之前也有不少答主给出了专业或私人(让人感动)的回答,这里我想分享一些自己的思考。


首先,让我们来做一个思想实验,如果设想存在某个“完全不允许讨论自杀”的社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如之前某位答主提到的“禁止想到粉红大象”——人的头脑中必然出现了“粉红大象”,我们无法直接“禁止”某种讨论,禁令的存在反而彰显了被禁止的内容:将任何涉及自杀的词条,小说影视等作品查禁,可能反而更激发人们传播的热情。不直接禁止,但默默删除,让自杀的讨论“自然”消失,则会将这一讨论“逼迫”到审查制度无法涉及的幽暗角落,并自我封闭起来——这种神秘化的讨论会更加极端,更加危险(如“暗网”中青少年的互助自杀)。


同时,一个人如果心中已有自杀的念头,而TA又知道“这是不可以被讨论的”,不仅会增加TA孤绝无助,无法被理解,无法求助的感觉,TA甚至无法在自己心中展开“是否自杀”的有效辩论(和自己的讨论也是讨论)。无法思考,无从讨论,对一些人来说,剩下的就只有行动本身了。另外,既然自杀这一行为“不被允许讨论”,尝试自杀的人就可能采取更决绝的方式(确保自己如果自杀一定能成功,否则无法面对自杀失败后人们的看法,曾经自杀过的人再次自杀的可能也会增大,因为自杀过的人无法经过讨论获得理解,再度回到人们中间)。


到这里大家也许已经发现,虽然是假设的情况,但和我们所处的现实其实相当接近。当然,我们做不到“完全不讨论”,但仍旧是通过“不讨论”自杀来避免自杀。大多数人在大多数时刻,都好像忘记了我们作为人类必死的事实,也很少去思考“我们为什么而活着”,而有的人会在某种情况下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自杀”这一现象当然存在,但我们就好像它不存在一样,我们并不直接禁止讨论自杀(这一禁令太笨拙了),而是巧妙地保持一种蒙昧/遗忘,“平常压根想不起来有自杀这码事”。


这样一种操作在心理学中,弗洛伊德已经告诉我们很多了。自杀是一种禁忌,虽然存在,但我们把它“屏蔽”在意识之外,以此达到防止自杀的效果。这样的操作也许确实避免了很多的自杀。然而,一旦这个禁忌被触犯(身边的人自杀,新闻里的名人自杀),大众在震惊之余毫无抵抗之力,只能回以各式各样的防御。


这样,我们也就理解了题主提到的现象。为什么人们会对自杀的新闻反应激烈?从理智层面上,这样的反应毫无道理,荒唐可笑,毕竟“人们不会只是看了新闻就被教唆然后自己自杀”,但有些人确实会对这样的新闻感到强烈的不安,愤恨:“我好不容易已经忘记了,你为什么又让我想起来了呢?”。由此,他们急需一些解释(比如给某人的自杀简单地找个理由)来回到平静的日常,或采取一些歇斯底里的行动来宣泄(谩骂甚至举报)。


在同样的思路上,我们也可以试着理解那些似乎“没有理由”,只是看了新闻就“受到传染”,或在风景优美的地方“忽然就忍不住自杀”的情况。一方面,确实如一些答主所说,有些人也许本身就想要自杀,只是凑巧来到了风景优美的地方。另一方面,有的自杀者可能正是被自杀禁忌深深影响,平常生活中,他们确实“没意识到”自杀这回事,当一种巨大的,突如其来的震撼到来时,却忽然“被激活”了,而正是由于缺乏之前积累的关于自杀的思考(或完全不知道如何去思考这种事),他们也就没有抵抗的武器。


对于个体的自杀,心理咨询/危机干预的实践者已经清晰地认识到,能够讨论自杀,由此获得一种理解,会更有效。而对于大众,自杀是一种禁忌,我们“不可以去谈论它”,但我们确实也需要去谈论它,因为只有经过讨论/思考,公众重新对自杀产生某种理解/共识,才能在自杀的禁忌被突破之后,修复创伤,弥合裂痕。


概括起来,就是这样有点饶舌的结论:如果我们不允许自杀,就必须允许适当的关于自杀的讨论,以此作为弥补。对于大众来说,允许讨论自杀,确实是有意义的。有时候,我们太容易看到语言(讲故事,交流讨论,无声思考)带来的危害(煽动,让人不适,传染性),而忘记了我们正是通过语言构筑了人类自身,语言本身是人类最有力的武器,最宝贵的礼物(给自己也给他人),最神奇的疗伤法宝。


草草写就,疏漏勿怪

陈悦



关于死亡,弗洛伊德曾说,死亡是生命的目的。


但对于死亡,中国人的态度其实是非常分裂的,我们忌讳谈论死亡,但对于死后的世界又充满了想象力。


第一,为了不直接谈论死亡,我们有了很多代替“死”的字。


比如“天子死曰崩,诸侯曰薨,大夫曰卒,士曰不禄,庶人曰死”。在这一点上英国也是一样的,比如未来英国女王如果去世,代号是,伦敦桥塌了。


还有很多字词没有出现死字,但大家都知道说的是死,比如,亡、故、卒,逝世、去世、没了、升天了、不在了等等,表示的都是生物意义上一个人的死亡。


但同时在日常的口语中,我们也会用“死”这个字来表达某种意义。比如,爱死你了,想死你们了,好吃死了,饿死了,作死等等。你还可以补充下。


你看,对于真正的死亡,我们是回避的,几千年的中国文化一直如此。但"死”这个词的延时意义,或者是象征意义,却被我们当成了口语,是不是的说一下。


在很多老人看来,直接说死亡,是件很不吉利的事情。比如,我要是说关于死的事情,邻居的奶奶都会,先呸呸呸,他们认为这样可以把死亡的晦气给赶走。


我们可以讨论墓地的价格超过了房价,但我们不讨论死亡。甚至连年轻人想立个遗嘱,都会被认为是不吉利的。


我在网上登记了器官捐献协议,结果被说,不为孩子考虑,如果孩子不同意了呢。


白岩松曾说过,中国是没有死亡教育的。


第二,对于死后的世界,我们有非常浪漫的想象力。


我们想象着,死后我们会进入另外一个世界去永生。于是各种美轮美奂的纸扎出现了,而且这些纸扎祭祀用品,会随着时代的发展也在变化,现在估计冥界连5G网络都安排好了。


2020年夏天,台湾两家纸扎店在法国展出,在这场“极乐世界”的展览中,大量精美的纸扎让老外惊叹:“人都去世了,还会给他做这么漂亮的东西,中国人对待死亡的态度可真是太浪漫了。”“极乐世界”的展览被评为“今年夏天巴黎十大必看展览之一”。


我们就是这样的撕裂,一边在语言中,真正的死亡是个禁忌,是不能谈的。但戏谑的,延伸的“死”频繁的出现在日常用语中。同时呢,多余死后的世界,又充满了想象力。


有的人甚至很早就安排自己的棺材,墓地,寿衣,但不会去谈论死亡这件事。


说实在的,死亡,对于活着的人来说,任何人都没有亲身体验过,我们都没有死亡的经验。死亡之后的事情,活着的人,也没有人有经验。所以,对死亡的恐惧,本质上不是对死亡这件具体事件的恐惧,而是对丧失的恐惧,是对失去现在所拥有的美好事物或是美好生活的恐惧。但生活的本质是不断丧失的过程。我们可能会丧失与母亲合为一体的婴儿时期,丧失童年,丧失时间,丧失初恋,丧失友谊,丧失宠物,丧失亲人等等。


这些丧失,有些我们习以为常,能够接受它的离去,比如时间,比如童年,但有的丧失需要很长时间的哀伤才能走出来,比如爱情,宠物,亲人等等。当然也有很多人在重大丧失之后很长时间都走不出来。


丧失是一本必然现象,终极的丧失就是死亡。死亡,有些是被动的死亡,比如衰老,疾病,意外等。有些死亡是主动的死亡,比如自杀。


这就涉及到一个问题,什么样的人会去自杀,什么样的人会想要讨论自杀?讨论死亡和讨论自杀是两回事。


直接去执行自杀的人,大概率是对这个世界完全没有了眷恋。也就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给他拉扯,让它愿意再挣扎下。


而愿意讨论自杀的人,可能有自杀的念头,有自杀的准备,甚至有自杀的行为,但他们讨论自杀更像是一种求助。一种非常无助,非常强烈,用生命发出的求助。


如果这些人不允许被讨论自杀,那么他们的求助就不会被看见。


对于普通人来说,如果能够讨论自由的讨论自杀,能够更好的审视自己的生活。


希望每一个人都可以向死而生。


我是经常又佛又丧,偶尔积极上进的心理咨询师,世界和我爱着你。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596143060

工作日:9:30-18:30 节假日休息